• 2012-03-22

    卤面 - [人妻]

    我爸这几天在我这里住,昨晚给我做了卤面。

    掀开锅盖去盛的时候,我都流口水了。我从小最喜欢吃卤面,尤其是我爸做的。那时候上幼儿园,每天我爸送我,到门口小卖部先要买包烤鱼片,然后到了教室要问老中午吃什么,如果吃卤面和山楂苹果汤,我就吃;如果不是,我就闹着回家。

    那时候我爸还没这么胖,在防疫站开救护车,夏天的时候,他就带着我到各个游泳池去检查卫生。我还记得这样的一个场景:我坐在小游泳池边的遮阳伞底下,吃着冰棍,把脚放在水里泡着。像做梦一样,色掉柔柔地泛黄。

    我盛了面,坐在沙发上开始吃。太香了。好久没有吃到我爸做的卤面了。我自己也会做,但就像爷爷死了以后我们再也包不出那么香的饺子一样,我无论如何学、如何琢磨,也做不出像爸爸做的这样香的卤面。

    吃着吃着,我就想哭。年纪大了,每次吃李哥的妈妈做的蹄膀、咸菜、笋干什么的,也是这样,吃着吃着,就会想哭。

    我爸吃着面,说起抑郁症,他说有阵子他就有过,经常会突然觉得活着好没有意思,会想找一根绳子,然后就总会想起绳子的问题:去哪里能找到一根绳子,找什么样的绳子,然后如何用这根绳子了结自己。

    我爷爷死前的一年,也总是这样,问我们要绳子,要自杀。

    但我爸还是可爱的,他说:我还挺勇敢的,告诉了你妈,你妈开导了我。我现在好多了,多种种花,多忙一点,就好了。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低头猛吃卤面。

     

  • 2011-11-17

    模糊的细节 - [人妻]

    能在脑海中留下时间、印记的,不是哪天做了哪件事情,而是无法分辨的味道、颜色、触觉,一些一闪而过的镜头配着当下的心情留下梦境一样深刻的记忆,一些渺小到不能再渺小、模糊到不能再模糊的细节。

    关于10年的冬天,我只记得有一次上班,在公交车上,看着窗户上一滴滴雨水流下来,小的雨滴融成大的雨滴,然后迅速滑落。在雨滴里,还看到一个穿着不合季节衣服的胖女孩,慌乱地找车。看得出神,坐错了站。

    关于11年的夏天,只记得箭厂胡同那个总在夜晚亮着红色LED招牌的chengren用品小店,店牌写:24hr lover。真像是每天在深夜里等你的一个不求回报的情人。每次想起这个场景,总觉得很温暖,甚至感动得要哭啊。

    至于我的四只猫,每只分别几岁,要去查以前的日记,在他们出生的时候,我去了哪里,看到了什么,才能算清楚。

  • 2010-10-14

    上山下海 - [天然呆]

     

     

  • 2010-08-08

    十年 - [天然呆]

    小时候,有一个大哥对我特别好,带我看电影、吃饭、玩,一块儿看王朔,看这个杀手不太冷,什么梁山伯与朱丽叶。那时候我还不到16岁。

    我们好久没见了,突然联系上了,十年没联系过了。
    我们聊了聊张国荣,又聊了聊2012,还有什么今年新出的恐怖片,八卦那个拉面馆怪谈,郭德纲,马尔科为其什么的。

    喜欢的歌,差不多吧?
    对你会否,曾打错号码?
    我坐这 里,你坐过吗?
    偶尔看着,同一片落霞

    他结婚了,名片上印着“局长”俩字。我说我也结婚了。他还是像我哥那样,问我怎么样,对我好不好。我说挺好的,挺体贴的。他说,那就好。

    对于之前可能发生过的事情,我们竟然都选择性失忆了。

    我一边和他聊着天,因为天热,一边编着辫子。十年前,我一直是短头发。十年后,在长沙,我演出完不高兴,小亮站在我身后说,我给你编个辫子吧~我说好。你怎么这么像我小姐妹?他说,我看你不高兴嘛……然后给我编了个结结实实的麻花辫。

  • 2010-06-22

    偷情 - [人妻]

    amanda生了小朋友之后,小志就被她从我的房间驱逐出去了。

    于是,我和小志的关系,开始变成像两个偷情的人。

    她经常在房间门外的拐角处先露出半个脑袋,看看情况,如果amanda不在又碰巧被我看到,我便会小声招呼她:小志,快来~~~

    小志通常有些迫不及待,但又自尊心太强,总是若无其事地卧下看一会儿,其实是为了确定amanda并没发现她,等观察完毕,这才三步并作两步的小跳步飞奔到我脚下,让我摸两下,或者用爪子抱住我的大腿舔两下。但只要amanda的身影一出现,它一个鲤鱼打挺马上就跑到隔壁去了。

    今天早晨起来,我听到洗手间有动静。蹑手蹑脚过去一看,原来是小志,一边沐浴着清晨的阳光,一边不咸不淡地唱着:“或者偷欢算不上偷情,也比寂寞人值得高兴~~难共处仍有权去憧憬,信不过感情,从未谋面才象爱情~~~或者,偷心要先去偷情,为了担一个愉快罪名,能浏览遍好风景~才去认命才不再需要突发事情~~~”

    啧啧,真是一只潇洒又豁达的小猫啊!

     

     

  • 大海,平淡无奇。

    但我刚摘下耳机,突然听到海浪声的时候,还是有点被那种陌生又亲切的感觉打动了。它就像一个庙,特别完整没有缺口的一个整体,一个古老的生命体,一直在那等着我偶尔回来拜一下。

    和我一样来到海边却只是呆坐的人,都是一些面相失意的中年男人。他们坐在海边的礁石上,吃着蛋糕,看着大海,也看看我,从早晨一直到中午。

    两天里,我对着大海吃各种东西:包子、果冻、冰激凌、酸奶、香蕉、草莓……我一直躺着,心里一边想着去找个隐蔽之处,一片芦苇丛,一片乱石,一条河旁边的树荫地下。但我就一直那么躺着,看着无聊的大海,再后来,终于睡着了。

    时间粘稠,停停走走。大海一直就那么面无表情地对着我。

    下午,我在临街的房间睡过去。空气中弥漫着姜糖的甜味,我的头像要炸开一样地疼。亚麻色窗帘后传来小狗撒娇的呜呜声。我慢慢沉入睡眠当中,像好几个世纪都没有睡过那样。没有梦,没有海的声音。

    今天一早,我被自己想要去海边看日出的念头惊醒了。天已经大亮,我看了看表,六点多一点,就又睡了过去。梦里,老李变得很英俊,趴在我身上嘻嘻嘻笑。我咬住他乳头,他就大叫,指给我看,他肚子上的汗毛像下雪一样全落了下来。梦里还接了几个我妹妹的电话,amanda生了五只小猫,它在房间走来走去地大叫,可能是太开心了。

    我终于起来了,退了房间,去ATM取了钱,然后租了辆自行车,又回到海边。海边到处都是GCD各种名目的度假村,粗俗的色彩、简陋的结构、山寨的仿洋房建筑,一路骑过去,又热又另人厌烦。我决定下海游泳。

    海水最初很凉。我走进去,不由自主尿了。一股暖流从我的身体流入大海,为我开辟出一条通向大海的道路。这尿好长啊~我不断地迎着海浪向海水深处游去,而身后那根温暖的线一直牵着我。

    两点钟之后,海浪越来越大了。我一直面对着浪头站着,让它们一个个经过我。可能还是在十岁之前我有过这样的经历:一个人站在海水当中,随波逐流,没有丈夫,没有父母,没有工作,没有朋友,没有宠物,没有房子,没有身份,只有一个身体,任风吹随浪打,要多潇洒有多潇洒。我不想上岸,又懒得游泳,只找翻滚的浪花,跃入当中。脚底的沙子细极又软,我试着用脚趾抓一些起来,不等送到手上就在水中化了。

    这是一片贫瘠之海,什么都没有,甚至最常见的贝壳、海藻和水鸟。这海除了人和他们的排泄物以外一无所有。它总显得很生气,我总盼望迟早有一天它把所有这些全都吞没掉。

    到了后来,我就开始厌倦这一切了,沙子,海浪和风。我骑上车子,跑得远远的,一直到听不见海浪的声音,躲进一片松树林里。这时候,生活的一切又回来了,我右眼的下眼皮又开始抽出了。我老公短信我说:我好累啊!

    那就不要做了。大海会这样回答他吧。可那时那刻,我真是烦透这一切了。

  • 2010-06-01

    南泉斩猫 - [人妻]

    南泉和尚因东西堂争猫儿,泉乃提起云:「大众道得即救,道不得即斩却也!」众无对,泉遂斩之。晚,赵州外归,泉举似州,州乃脱履安头上而出。泉云: 「子若在,即救得猫儿。」

    在那次和老李去尤伦斯和大友良英演出那天的路上,我一直在看碧岩录。我还问他,南泉不斩猫,还能怎样?他回答我,斩都斩了,还想这些做什么。当时我还赞他有点老和尚的风范,现在我明白了,我们都是糊涂人。

    南泉斩猫,是为了斩断僧人的烦恼,但这一计不彻底。赵州高在不用斩猫,也能斩尽烦恼。我大哭了一场,却突然明白了这则公案。我得想办法做赵州,头顶拖鞋悠然离去。

  • 2010-05-28

    布谷鸟

    这几天,每天睡觉的时候和醒来的时候还有半梦半醒的时候都能听到布谷鸟的叫声,悠远又可爱,总带着一种晨雾中让人兴奋的感觉,真喜欢啊~从小到大,我最喜欢的小鸟就是布谷鸟了吧~~~但是要是叫它杜鹃,我就又会很讨厌它了啊!!!这个坏人!!!!

    小时候我爸还骗我,说布谷鸟叫的是:快起床啦!要迟到啦!现在听听,还真像哦~

  • 2010-05-09

    故乡情 - [人妻]

    哈哈哈哈,心情不好的时候一看就笑死。那个凸造型是某人前男友开的时髦服装店啊,那个旭东音像是以前买打口cd的地方啊。浓烈的故乡情~~~~好贱啊~~~~

  • 这两天去,除了能看到梨花外,幸运者还能捡到我一个vivian westwood的土星耳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