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29

    闲话 - [人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avabond-logs/19985595.html

    female underground这个说法真的很好笑,但我还是很喜欢这个演出的。ioioi24号到,我去接她,我们在太子外面的大排档喝了三四个钟头的啤酒。香港的风吹着,凉凉的,但又觉得舒服极了。这种感觉一直延续到第二天,我们去演出,一群姑娘,所以不会像男人那样只坐着喝喝啤酒聊聊唱片。我们跳舞,摆pose,拍照片,搂搂抱抱。yinjohn就是女版李带果,拉着二胡,用毛笔在墙上洒墨。ioioi是除了李剑鸿以外第一个让我听到眼睛潮湿的人。她的所有都是自我的,你能从她的动作和她的声音里直接看到她自己,即使是从未了解她的人,你也能想象她的一切。她还穿了裙子,然后站在台上,就像iggy pop。

    我的新mac book让我很迷茫,patch也要重新写过。我还是应该去拉手风琴吧,至少它是有呼吸的一种乐器。

    现在我终于安静下来了,香港的生活似乎也要结束。我渐渐发现,这一年,我所感兴趣的都是自然发生的事情,科学,原理,迷信,本质,定律,情绪,色彩,气味,声音,触觉。我仍然对人类的社会一无所知,毫无兴趣。每个城市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我总要乘坐火车或飞机,不能停顿下来,不能长久地留在李大王身边。但离开他的一年,我却比任何时候更能理解他,更能理解自己为什么要冲破一切障碍和他在一起,还有这样生活下去的意义。最近我一直在想“息”的问题,光的问题。在任何生命体上,都应当有光。所以atau tanaka说每一种声音都应该是透明的,也应该是这个道理。

    我想要看到自己的光,这就是一切的理由吧。 

    分享到:

    评论

  • 立春看了吧,就像网彩铃说的,要找到个懂你的人,很难,为你的爱情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