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12

    一天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avabond-logs/37814080.html

    早晨的时候梦到飞船出事故了,穿越到了南极以南,那住着两个浪荡兄弟,说平均9年才会有客人来一次,全部都是因为飞船故障。他们也是,并且极力挽留大家:我们这里有网吧,电脑还都是红色的。但大家谁都不愿意留下,勉强过了一夜之后就匆匆离开,结果还是没办法离开南极以南,只是另外建造了一个村庄。站在村头,那个感觉好悲怆,还有人感叹自己像在演史诗电影。

    醒来就中午了,赶紧起来和李老板去演出的地方。我一直坐在太阳底下看书,到处飘着柳絮,以至于到最后日光性皮炎发作外加花粉过敏发作……啊,不过当许多人聚集在一个圈定的空间当中,气场就变得好明显。我并不过于欣赏松原幸子的音乐,但我很喜欢她那种姿态,把手脚叠得好好的,抬着下巴,闭着眼睛站在一群注视她的人和闪光灯面前。其实昨天晚上和李增辉合作的那场,我证明她在后来是发出了声响的,一种很容易被淹没掉的中频。做音乐和听音乐本来就是件很私密的事情。

    李老板的气场变得越来越强大了。我昨天在用南泉斩猫的公案考某人,我问他,如何能让南泉不斩猫,他扯不到点上,其实我自己也没想通这个问题。今天我问李,我说,如何能让南泉不斩猫?他说,斩都斩了,还想它做啥。

    今天松原幸子演出时,背后的屋顶上远远的有一只小鸟在和她呼应,真是这漫长一天中最闪亮的时刻。

    分享到: